🍂塔娜的夜半灯花

他的路在西风的袍袖中,在夕阳的咽喉里。

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年今夜。

【明宝】足以动人

这几天一直在赶假期作业,后来一看日期吓了一跳,真是对不起那么久了还没更文。

※此文OOC

※觉得自己这篇文章写的不好

※其实你们有时候看文觉得我写的不好可以私信找我讨论。

※我看看尽量五天一更,差不多五六天,可能这半年我会停更,因为我要中考了。到时候中考过后假期卯足劲写文




一、两个人的心动

      大宝已经睡着了,伴随着均匀的呼吸声,大衣也因为调整睡姿掉落在地上。秦明从刑警部回来,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秦明转身看了眼空调,19°C ,皱了皱眉,随手拿起空调遥控器,把空调调到了25°C ,又喃喃自语道:这样会着凉的。还是那么大大咧咧的。

      他捡起掉落在地上的衣服,把灰尘抖掉,刚想给大宝披上,但处女座的重度洁癖却叫嚣着;掉到地上的衣服,还给人披上,似乎不太厚道,于是把大宝的衣服搭在了椅子背上。可办公室也没有毛毯,秦明只能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披在了大宝身上。虽说是剪裁得体的西装,盖在那小小的身躯上,倒也成了个毛毯。

      就在刚刚,接到通知,龙湖小区一案的罪犯已经抓捕归案,大宝肯定是知道了消息。但她应该是太困了吧,否则怎会睡着。想想也是,大宝为了尽快破案,白天里跟着林涛去走访,如此奔波了好几天,期盼能找到破案的线索。晚上又在解剖室解剖尸体,分析死者死亡原因。

      之前有一次,晚上连夜解剖尸体,他看见了大宝眼下的乌青,又看见大宝时不时的打着哈欠。比起疲劳驾驶,他更乐意大宝在办公室睡一觉。

      他有些心疼大宝。法医这行太过于劳累,况且自己对她也一直很苛刻。

      被这个想法惊到了的秦明不自然的掩嘴咳嗽,什么时候还能对她有那么多想法。

      他看着眼前已经熟睡的大宝,脸埋在了臂弯间,只露出来微卷但又浓密的齐耳短发,甚是可爱。

       秦明想都没想便俯身亲吻大宝的头发。

       再次直起身子的秦明,才意识到他干了什么。脸上渐渐浮现出可疑的红晕,急速冲出办公室。至少他是没办法在同一间屋子里和大宝呆下去了。他需要冷静一下。

      夏天的风懒懒的。龙番市的夏天尤其热,但每到晚上,风儿轻轻拂过,渐渐磨平了人们心中的躁动,十分清爽。秦明就这样感受着,风也渐渐抚平他的燥热。

               他刚才真的心动了。

               秦明努力去忘记刚才的事情。漫步在道路两旁的林荫道上。

            大宝醒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她挺直了身子伸了伸懒腰,拿出身后那件滑落到坐垫上的西服,微微笑了笑,大宝把衣服拿到鼻前,深深地嗅了嗅。

         柑橘香水。

         清新爽朗的味道,仿佛置身结实累累的橘子树下,充满了夏天的气息。

          大宝喜欢这种味道,单纯。

          她又深深地吸了一口,仿佛要把这味道,烙印在记忆当中。

            大宝拿起手机,时间,21:34。

           起身,收拾东西,顺便拿上秦明的那件外套,回家,嘴角噙着浅浅的笑,哼着歌,出了门。

         恰逢秦明散步回来,看见李大宝正拿出钥匙,给迷你小吉普开锁,上前走去,说道:“大宝,这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是个肯定句。

         但大宝无心顾及其他,被吓得一激灵。整个人怔在原地。秦明见了,不禁有些发笑。

       大宝咬牙切齿的说:“秦明,你走路怎么不带声,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那应该是你做贼心虚。”

      行行行,你怎么都有理。大宝腹诽。但又后知后觉秦明说送她回家,大宝嘴角的笑容更深了。

      巧笑倩兮。秦明脑中闪过了这句话。眼前的人儿啊,笑得眼弯弯。即便是之前在办公室做出了那样出格的举动,现在面对大宝,也可以淡然的面对,但是那一抹笑,让平静下来的心,再次骚动,俩个红彤彤的耳朵便是证据。

       “老秦,你不是要送我回家吗?”大宝一句话,拉回了走神的秦明。

       “啊?哦。我去开车。”

        “诶诶诶老秦你等一下,你衣服。”大宝说。

     秦明接过衣服,说:“哦,谢谢。”

       立交桥上的高杆灯随着路面的伸展一列列的伫立,车子在路面上行驶,光线交错,斑驳缱绻。光影投映在俩人的脸上,变化纷呈。大宝看着车子左拐右拐,最后停在了他家小区门口。

       “那,老秦,我先上去了,今天谢了。”

       秦明看着她推开车门,他亦然。

      “我把你送到家门口吧。”上次的事,心有余悸。

        大宝盯着他,半晌才说:“好。”  

      锁车之后,跟上了大宝的步伐。

      秦明和大宝一起走着,一路无言,可能他们,都满怀心事吧。

       “行了,老秦,我到家了,今天真是太谢谢了,我明天请你俩个煎饼加肠加蛋。”

         秦明嘴角抽了抽,随即笑了。“算了吧,我更喜欢猫屎咖啡。”

        “是是是,下辈子你和猫屎咖啡度过余生吧,您多矜贵一人儿啊。”

        “我走了,晚安。”

       “晚安。”

        “啪!”,大宝家的门关上了。

      秦明可能不知道,门后的那人,脸已经红的不像样子。

      秦明可能还不知道,把女性送到家门口而不是送到小区门口的男性真的很man很撩人。

      大宝在喝完了牛奶过后去刷牙,然后关灯睡觉。过了良久,大宝依旧辗转反侧。

    她想着今天秦明对他的关怀,她真的被打动了。大宝一向清楚自己的心,她也知道,秦明对他的那些照顾可能只是出于良好的礼节,把他归于绅士去看待。可她就是忍不住的心动呀。算了算了,我明白了,我可能是喜欢秦明。大宝想。

        她渐渐进入梦乡。

      秦明抿了一口咖啡,像是苦涩入味,舌尖的余香,却久久不能退却,让人回味。

       他回忆起今天的那个吻。他想着那个人一头卷曲的齐耳短发,她的发质很软,他留恋那种感觉,他更留恋,那沁人心脾的味道。

       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扑上去呢?秦明想,怕是连那些数据研究都解释不清了。突如其来,叫秦明自己都吓了一跳。

           到底是为什么呢?

            

            因为互相喜欢的两个人,就应该在一起。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