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娜的夜半灯花

他的路在西风的袍袖中,在夕阳的咽喉里。

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年今夜。

【明宝】足以动人

※可以私信找我讨论~
※要中考了,法医秦明2开拍见

二、喜欢的人


此时电脑屏幕依旧亮着,上面的搜索引擎显示着“如何追一个喜欢的女孩。”


已是深夜。大宝应该睡了吧。


网页上总是流露着“追女孩技巧,表白大全”这样的字眼,秦明点开了一个又一个的链接,里面的内容不乏都是什么要大胆,要细心,即便秦明是榆木脑袋,看了也深感无力。


算了,不指望了。秦明退出了网页,关机,“啪”的把电脑合上。刷完牙,直接躺在了床上。他想着今天那个的那个吻,稍许缱绻。秦明喜欢大宝,那大宝呢?窗外月光皎洁。他拉开窗帘,顷刻间柔和的月光变成一道道光束洒满了整间屋子,一轮明月挂当空,闪着银色的清辉。


早上六点半。闹铃响了。睡眼惺忪的秦明胡乱地伸手在床头柜扑腾着,终于找到了手机,按了HOME键,闹铃这才得以消停。在床上眯了几分钟,秦明便起床了。果然还是早睡早起身体好呀,自己根本就不适应这种不规则的生活。


他去厨房烧了水后,便走进洗手间开始洗漱。洗完脸后的秦明看起来精神的多,他瞄了一眼洗漱台上的发胶,打算伸手去挤压,突然想起大宝说过,他涂抹过发胶的发型,有些不好看。秦明想了想,最终把手伸了回来。一切都要依着喜欢的人的想法来。是不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印象很重要?秦明这样想着。他看着镜中的自己,一丝不苟的西装,没有表情的脸,以及...有那么一点点奇怪的发型。他自己也说不出来这发型叫什么,没摸发胶的头发有些零落在额前,一些小碎发因为沾了水变得一撮一撮的。


秦明去了厨房,煤气灶上的火苗跳动着,这火苗正在温暖着一锅粥。大约是火候已到,秦明关起煤气,掀开锅盖,粥依旧沸腾着,吐着快乐的泡泡。扑面而来皆是菜香,秦明搅动着,香气也愈发浓郁,粥里有早已剥好的虾,去皮抽筋,变得极小,但好在肉质鲜嫩,煮出来的虾也是红彤彤的。秦明抿了一口粥,味道还不错,虾肉也没有老。他把煮好的粥放进了保温桶,整理好衣服,拿着车钥匙,便下了楼。


他启动着车子,进入了大宝小区。


想着是七点一刻左右,大宝应该起来了,连接蓝牙,打开通讯录,翻到大宝,点下拨通。


大宝听见手机响了,挣扎了几秒去拿手机,迷迷糊糊的,看清来人瞬间清醒,直接从床上滚到了地上,她按了接听键,说:“喂?老秦?你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过来啊!”


秦明挑了挑眉,语气这么慵懒,一看就是刚刚醒啊。


“现在七点十七了,你还没起来?你不吃早饭吗?难道不会迟到?”


“我去警局的路上顺道还能买个煎饼吃呢,再说了我家离警局走路很快就能到。不过别岔开话题,你那么早打电话给我是为了什么啊什么啊!是要吃煎饼吗煎饼吗”大宝一阵哀怨。


秦明闻言噗嗤一笑,随即又假意的咳嗽了一声,道:“送你去上班。”秦明顺带看了眼表,:“现在七点二十,10分钟,下不来记你迟到。”


大宝在想还有什么地方能让她滚一滚。送她上班?!这个人脑子有问题吗?我家明明离警局很近的好吗?!十分钟?!刷牙洗脸就五分钟了!秦日月你要上天吗?


秦明最后听到的是一阵忙音。终于他看着手机的时间跳向七点二十八后便看到某位五短身材的卷毛风风火火的赶来了。


大宝一把打开车门,还没坐上车座就开始骂骂咧咧,:“老秦你这真是无人性无异性啊!我怎么可能那么快收拾好,我现在还在家睡大觉呢!”


无人性无异性?那身边的,勉强算是个女的?


“可你现在收拾好了呀。”


“靠!”,大宝选择望天。煎饼摊就在警局旁边,秦明把大宝扔下就自己停车去了。短短几分钟的车程,大宝都是在秦明哼的调调里度过的。大宝也不知道为什么秦明那么高兴。


走回办公室的时候,人称“人性警犬”的大宝,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味道,于是她动用了她的绝世珍宝—狗鼻子!哦不,来自人形警犬的神秘力量,左闻右嗅,终于找到了香味传源地,法医科办公室,确切的来说是老秦的桌子上。


秦明看着大宝那渴望的泛着绿光的眼神,笑意从眼里绽出,道,“你要想喝的话就过来吧。”


什么?!秦明什么时候这么有人性?!


管他呢。管他什么礼仪,管他什么三七二十一,大宝已经像一匹恶狼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带着视死如归的气魄。


大宝怕秦明嫌弃自己,特地减少了哧溜哧溜喝粥的声音,秦明看着她这般小心翼翼,不禁失笑,自己有那么可怕吗?


此时林涛例行进行着探访秦明办公室1/1的任务,走到门口就闻到了香味。


靠着大宝如此享受,他也按耐不住,。“秦明,这粥闻起来味道不错,我的那份呢,速速呈上。”
“林涛,你最近看起来臃肿了点。”
什么意思?!这就是明摆着不让他喝呗?!
“哎我说老秦咱俩是不是朋友,大宝都能喝为什么我不行。”
“我这是在对下属的关心。”
林涛捂心。


大宝向林涛嘚瑟了好久。林涛眼睁睁的观望着这锅承载着上司对下属满满的体贴的粥,进了二人的肚子里。


“老秦,我都不知道你还会做饭诶,这粥太好喝了!”


怎么能不会啊,自己一个人生活了二十几年,这些东西自然不在话下。不过这都不重要。


“粥还好喝么?你要是在想喝我以后给你做。”


“好!!”这俩人自顾自的聊着天,连个斜眼都没给林涛。


林涛吐血。仓皇而逃。


下班后大宝回到家在床上滚了好久,今天喜欢的人熬粥给自己喝了诶,还没有林涛,就他们俩个人!啊啊啊李大宝你以后是给秦明带煎饼果子呢还是猫屎咖啡呢哈哈哈哈太开心了,大宝开心的嘴角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他给自己的闺蜜发了好几条语音,不管她回不回,大宝觉得以后都充满干劲!不行!近水楼台先得月,看来得把秦明先抓到手啊。她内心打着小算盘,想着该如何去追秦明。


咖啡厅里放着悠扬的音乐,萨克斯的声音柔和带着些许尖锐,并不显得聒噪,动听的爵士乐缓缓流过人们的心头,暖光色调的灯光,典雅与浪漫共存。人们都轻声细语,低低呢喃,秦明是这里的老客户了,轻车熟路,不停的走,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咖啡厅里有个露天阳台,倘着夏风,也是舒爽。秦明脱下西装外套搭在了椅子背上,随即入座,靠着椅背,手放在桌子上,轻轻的敲打着,没有动耳的音符,但有一些节奏感。


他耐心的等待着服务员给他端来咖啡,咖啡厅位处较繁华的地段,虽说太隐蔽,但也有很多人来,今天工作日,咖啡厅的人明显的少了点。


露天阳台听起来就是个观赏风景的地方,秦明望向远处,一片车水马龙,灯光灿烂。许是天气好的缘故吧,抬头看见的星星比原来更清楚,一眨一眨地,触手可及。


“先生,您的咖啡,请享用。”服务员脸上挂着一丝不苟的笑容。


“谢谢。”他冲着服务员点头,便低头细细品着咖啡。


追到大宝,似乎不能欲擒故纵,看来攻势要猛一点啊。他想着。


内心都打着主意,瞧瞧他们,天生一对。

评论(8)

热度(27)